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傻白甜?

影评 2019-11-22 12:27:03 评论

冬季回望,整个夏天。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金棕榈奖的获奖影片《寄生虫》的光芒还未完全散去。

二刷《寄生虫》,反而更喜欢去年的《燃烧》。但不得不承认的是,《寄生虫》胜在有反转,戏好看。因此打败昆汀的《好莱坞往事》,同时这也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的金棕榈奖。

反观《寄生虫》电影本身,说了很多,其实什么也没有说。因为影片并没有直面最深层次的真相,不敢直面那个终极的问题,只能用“人性”的多变无奈,“戏剧性”的冲突表达,快速潦草地搪塞过去。

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傻白甜?

一个偶然的机会,儿子金基宇(崔宇植饰演)由高中同学介绍,有机会能够去给有钱人家的女孩补习英语。

他揣着美术天才妹妹金基婷(朴素丹饰演)在网吧PS证件,走进了阳光明媚的上流生活。在基宇有气势的忽悠下,女孩对他很有好感。

之后第二个情节出现了,这家还有个弟弟,是个自由散漫的印第安控。

弟弟喜欢画画,也经常神经兮兮,都源于一年级的一次“闹鬼”,使他的精神心理都受到伤害。这里的“闹鬼”也是为剧情的反转,埋下了影子。

既然是喜欢美术,顺水推舟地,妹妹化身为刚从美国归来的艺术治疗师杰西卡。她不负众望,把女主和孩子迅速说服。

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傻白甜?

[var]

朴夫人在给基宇包工资进信封时,偷偷抽了几张钱币出来,却谎称给基宇的工资要比敏赫多得多。

敏赫送来石头的时候,说他家中各处都塞满了各种奇石,就数这块最能带来财运和好运,但他的真正意图其实是:这块石头是假的名贵奇石。

有个画面,基宇在被水淹没的家中,看着本该沉底的石头慢慢地浮出水面。这可能就是基宇脑袋被猛砸石头,却没死没傻的缘故。

只是从地摊这种地方随便买来编个理由欺骗基宇,让他代替自己去当补习老师看着多惠的。

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傻白甜?

不得不承认这些细节是必要的,也为剧本的感染力带来质的飞跃。可是在整体的推进上,导演做了太多为了推进而推进的情节设定。

回味几遍影片,发现“穷人的味道”这个符号不是那么的完美,有些刻意也没有太起作用。

披萨、石头、杀虫剂、虫子、尿尿的男人,以及地下室、豪宅这一系列符号,都没有使用好。不是太生硬,就是太强调,要不就是虎头蛇尾。

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不应该是这样的傻白甜。

那么轻易地相信人,让高二的女儿跟年轻的男性补习老师独处一室;轻易地相信一个又一个的岗位推荐;轻易地相信对老保姆的构陷。

仿佛毫无社会经验,同时毫无生活能力,连找保姆这样的大事都需要等司机推荐。

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顺理成章,按照编剧的思路去发展,可现实呢,哪那么容易。

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傻白甜?

所谓“穷人的味道”,不是一种气味,而是一种放弃的绝望,一种无能为力的窒息感。

可惜,《寄生虫》表达的太过生硬,通过动作、肢体、语言、氛围,使观者看见,并刻意引导,没有给到独立思考、留白的空间。

也许,有人说了:这是戏剧的表现手法,他们有各自的符号。的确,不然怎么能够引起人们的强烈反应,情绪共鸣,继而赢得高票房。

这没有错,错的是电影的背后不该只有一种声音。

《寄生虫》对底层生活的描述,仿佛又在说:何不食肉糜?

[var]

导演奉俊昊是极其会讲故事的导演,他的电影里没有人能活得高兴。

奉俊昊对现实问题的关怀始终如一,《绑架门前狗》中,男主憋屈的生活需要妻子十几年的遣散金换取;《雪国列车》里,后列车厢的人靠吃蟑螂来补充蛋白质;《寄生虫》中,人直接化身蟑螂。

这里的寄生虫的寓意:穷人如蟑螂。寄身于黑乎乎的空间,在管道里逃窜,天黑了就出来偷吃主人家的食物,一开灯就四处躲藏,由一个迅速变成一窝,主角家庭确实很像蟑螂,像寄生虫的存在。

《寄生虫》成功的将商业和艺术巧妙融合,大众化,但又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,实属不易。

《寄生虫》里所描摹的上层社会,傻白甜? 8 .3

寄生虫(2019)

评论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